当前位置: 首页 > 快讯 > 新金山报11月4日以“家政员有了升级版上岗证”为题刊登强丰家政的报道

新金山报11月4日以“家政员有了升级版上岗证”为题刊登强丰家政的报道

久战不泄的民间偏方 - 久战不泄商城 / 2015-12-10

  114日新金山报以“家政员有了升级版上岗证”为题在第8版整版篇幅刊登了强丰物业管理公司组织家政员参加培训并取得家政资格证书的报道。现将报道转载如下:

 

家政员有了升级版上岗证

 

顾海青、张佳燕为家政员发放“家政卡”
 

610日,本区一家大型家政服务公司的家政员丁玉芳,拿到“家政卡”后高兴道:“终于发下来了,今后工作方便了,真好!”

 

    一个都不能少

    这次金山区“家政卡”登记注册工作,几乎全部由上海强丰物业管理有限公司完成,然后和其他三个站点以及一些居委会一起分发。

    201412月,强丰物业公司取得了“上海市示范性家政服务站”称号,而且该公司拥有386名家政人员,是金山区家政人员最多的公司,所以这次金山区“家政卡”登记注册工作主要交由这家公司负责。

    在该公司负责这项工作的顾海青和张佳燕两人,从今年5月份起就忙开了。

    每天,她们要把一个个家政人员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健康状况等10多条信息输入电脑,然后上传到妇联授权机构,再上传到上海农商银行,由银行审核后制卡。

    “如果身份证号、手机号等输入数据不对,就会在农商银行卡住,经审核正确后再继续办理。我们登记的人一个都不能少,数据也一个都不能少。”顾海青说。

    登记和取卡是分批进行的,有时忙,公司会派人协助她们工作,比如去银行交涉,取卡和发卡等。

正常情况下,办理手续15个工作日后,家政人员可以拿到“家政卡”,上面会有一个编号,只要登录“沪家政”网站,输入编号,雇主就能详细了解家政人员的有关信息,以后支付佣金也可以通过该卡进行。有没有支付、支付多少和什么时候支付等,上面都有记录,避免了不必要的纠纷。

办理“家政卡”之前,家政人员已经有了一个红色的小本子——“专项职业能力证书”。上面说明,持证人参加了“家政服务”专项职业技能考核,成绩合格,具备了如家具保洁、家电操作和日常烹饪等技能。

但“家政卡”与“专项证书”不同,增加了身份证、健康证和银行支付功能等,张佳燕介绍。

54日,第一批48名家政人员取得了“家政卡”。

 

我们就放心了

宋亚芳和殷仁贤是同一家家政公司的员工,她俩都第一批拿到了“家政卡”。

宋亚芳现在一家公司当保洁员,此外,她利用休息时间做钟点工,到雇主家里干活,这样可以多挣点钱。

“过去到人家家里做钟点工,人家总要用怀疑的眼光问这问那,你哪里人?会做什么?等等,现在方便了,我只要给他们看‘家政卡’,上网一查就知道了。”宋亚芳笑道。

方便的不止这些,因为有了“家政卡”,公司对她们也能更好地管理。过去个别人有私下接活的习惯,这样可以少交一笔管理费,雇主也可以少交一笔费用。但万一做了拿不到钱,雇主借口拖延、少付等,或者家政人员拿了贵重东西跑了,雇主只能干瞪眼,没有办法维护自己的权益。如今好了,家政人员拿不到钱,可以由公司出面协调,同样,雇主也可以到公司讨个说法。

东泉新村黄女士说:“有了‘家政卡’,我们就放心了,只要上网一查啥都知道。不像过去打闷包,心里一直提心吊胆。”

宋亚芳8年前自己单独干活,因为没有接受过任何培训,只能凭经验,感到有些力不从心。后来听说一家大型家政公司在招聘家政人员,就前来应聘。

应聘要求并不高,只要本人能够提供身份证,会说普通话和会使用交通工具,就能报名。然后,她们被送去“新起点培训中心”,接受3个月左右的培训。钟点工的培训内容主要包括家电使用、消毒打扫和日常烧菜等,考试合格后颁发“专项职业能力证书”。

殷仁贤在金山铁路干服务工作,平时做一天休一天,所以也办了一张卡,从事家政服务。

“我们是在5月初填写表格的,没多久就拿到‘家政卡’了。”殷仁贤说。她所说的表格是指“家政服务从业人员登记注册表”,顾海青和张佳燕就是根据这张表的信息输入电脑的。

殷仁贤也有5年以上的家政经验,因为条件具备,所以顺利通过了审核。但跟她一起的还有3个人,不知什么原因没有通过审核,被银行“卡”住了。

“现在人家听到我有‘家政卡’,就不再问这问那了。”殷仁贤说,“有这卡的感觉真好,万一人家不信,我就说你上网查,上面有我的资料。如果有雇主不给工钱,公司也会替我们去追讨。” ■倪国强/文并摄

 

记者手记

从无证到有证,从无卡到有卡,小小一张“家政卡”,既是对家政人员的资格认定,也意味着一份责任。这反映了人性化服务和制度化管理,反映了时代进步,反映了政府对各行各业重视和关心。

有了制度还不够,关键是要执行。雇主要做到去家政公司找人,家政人员要做到私下不接活。不要为了一些眼前利益,置规章制度于不顾,搞私下交易,结果受伤害的不仅是雇主,甚至还有家政人员自己。